小然酱ran

愿有余生,请你多指教。

【孙唐】荒年°chapter.4

——西游+大圣归来,主孙唐,副大圣×混沌(不喜勿喷),HE
——小然酱ran° 一个月...好几个月没更的作者
——我错了,真的
——蟹蟹没有抛弃我的你们,已经抛弃了的可以考虑考虑把我捡起来嘛
——可怜,无助,又弱小
——知道这一章少,可是我已经被老师折磨的不成人形了QAQ只是告诉你们我还活着

chapter.4

“上古妖王,莫要坏了规矩。”
三太子敖烈淡淡说到,手上维持着击断琴弦的施法姿势。
混沌轻抚上断弦,柔叹道:“现在天界的这些人,可真是不解风情。”眼含疏离的笑意,轻轻督到缩成一团的小和尚,“可惜了金蝉子,日后也会变成这幅不近人情的模样。”
敖烈垂下眸子,神色黯然道,“在下尊您一声前辈,还请莫要插手天界之事,否则惊动上苍,可是要引罚的。”
“引罚?”
混沌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孙悟空靠在树下,冰冷的望着青涩的桃子。他记得百年以前,春色满园。
唐玄奘失神地望着面前三个非人类,感到一阵恍惚。

好熟悉。
什么时候,好像也曾有过。
有过三个人......
还有女童的笑魇如花......
是谁?
是谁......

小和尚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儿时梦中那如血的披风,
龙吟战气,久久盘旋苍空;旌旗飒飒,三界烽火不休。
金光万丈。
后来他长大了,孙悟空出现了,他那时一直把他当做梦中狂意的英雄,即使他身着粗布泥裳。
可是,再后来。
他以为他发现了孙悟空的本质,发现了他只是只顽冥不化,残暴不仁的兽类。
因为他杀人。
于是他开始疏远,猜忌,伤害。
没想到,这只猴子居然走了。
走了不要紧,要紧的是,小和尚发现,自己居然舍不得。
不过是一只猴子而已,他说服自己。
但是听着另两个徒弟议论起花果山的妖王时,他怂了。
秉着出家之人怎能近女色的念头,他决定把大徒弟捞回来。
然后他发现,混沌,其实是个男的。

没想到啊没想到,孙悟空你居然是这样的猴。

胡思乱想之际,小和尚突然感觉天色暗了下来。他看看天,抱起胳膊打了个冷颤。
颈后的衣服忽然被揪起,小师傅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孙悟空扔到了身后。
孙悟空和敖烈把唐玄奘护在身后,各自拿出了法器。
混沌也徐徐起身,上挑的眸子督了一眼动作娴熟的孙悟空,晦暗不明。
妖王伸出手,莹白的人类手指间汇聚起莹莹的蓝光,神色尖锐,朗声道:“吾乃花果山妖王混沌,何方之人,敢在吾处做诡?”

笑声即刻尖利的穿来,折磨着神经。三只妖皱着眉,发现身体僵直,法力无法施展。
那笑声持续了几秒,很快停了下来,在声音停下的瞬间,唐玄奘撑不住身子,昏了过去。
闭上眼钱,他看到孙悟空闪过来的影子。
啊,他的大徒弟。

其实,他是真的没想到。
男人和男人,不对,应该说两个相同性别的人(妖?),居然也可以在一起吗?

TBC.

【孙唐】荒年°chapter.3.

——西游+大圣归来,主孙唐,副大圣×混沌(不喜勿喷),HE
——小然酱ran° 一个心累的月更作者

chapter.3
八戒回头。
白衣的男子,眼角点点龙鳞。
行李散落在地。

猪八戒一愣,旋即了然,飞身而去。
小师傅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想问,就被施了法昏迷过去,倒在身后白衣男子身上。
男子盯着他沉思一会,向着不远方乐声传来之处走去。

“你说,我那个师傅,怎么就这么傻啊?”
乐声停住。
“可愿仔细说说?”
“如来身边有只雕,你知道吗?”
“嗯。”
“那金雕化形,给师傅下绊子,结果他还真中招了,我分明看到那只白骨精...”
“哦?”混沌笑笑。
“有客人来了。”

“......”
“你谁啊,抱着我师傅作甚?”
孙悟空扛着金箍棒往前迈了两步,看着自家师父被一只陌生的妖抱着,莫名的,很不爽。
“西海龙宫三太子,敖烈。”混沌瞄了一眼那人青蓝的眼瞳,说,“你最好还是放下金蝉子,否则这位大圣一定会让观自在把你送给哪吒剥皮抽筋玩。”
“......等等,白龙马?”
“......大师兄。”
“???”

与此同时,他二师弟在山南找到了三师弟。
“观音菩萨?”
“是啊,我也奇怪,菩萨为什么会在这儿。”
“......”
“师傅呢?”沙僧捶着胳膊,环视一圈后问。
“白龙马看着呢。”
沙僧一皱眉:“白龙马?你可是知道花果山群妖聚首,你不怕妖王吃了师傅?真让他死了我们会好过?”
“不用担心,咱这白龙马可是西海龙宫三太子呢......”八戒淡淡的出神。
“西海?”沙僧有一瞬间的迷惘,“那个烧明珠的敖烈?”
“是啊...好好的三太子,罪本不该至此吧......”猪八戒沉思着,往山头上走去。
“哎,你往哪走?”沙僧追在他身后。
猪八戒头也没回,“去找师兄啊,扑街。”
“......”

“大师兄,你还真是任意妄为。”敖烈放下玄奘,细细为他擦去额上汗水。
孙悟空坐了回去,听到此话猛的一摔酒碗,“你孙爷爷做什么,轮得到你管?”
混沌嘴角含笑,蜻蜓点水般弹起琴。敖烈看他一眼,在看到已经醒来的小师傅,叹了口气。
“......?”唐玄奘被琴声唤醒,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看到默不作声的自家大徒弟和一黑一白两个陌生人,或者是妖?身体不受控的抖了一下。
“唐僧,老孙我说过与你恩断义绝,你又追来花朵山作何?”孙悟空伸手召回酒杯,浅浅一品,眉目间是淡漠。
“悟空...为师真的错了......”
小师傅瑟瑟发抖。
混沌扬起唇,三太子抽了下嘴角。
“小和尚,你可记得我是谁?”混沌拢了拢衣袍,缓缓站起。
小和尚狠狠摇头。
我怎么会记得你是谁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反正你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妖王啊喂等等你原来是个男的吗?
“咳。”
混沌又走回琴旁坐下,说,“我怎么记得,你曾对我唱过一首曲呢?”
“什么...曲......”
妖王弹起琴,鸟雀停留。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啪”。
琴弦断了。

TBC.

【孙唐】荒年°chapter.2

——西游+大圣归来,主孙唐,副大圣×混沌(不喜勿喷),HE
——小然酱ran° 一个月更作者
——修改版
——我是一个经不起催更的人,如果你催我,我就会更。

chapter.2
起风了。

“师傅你恐高干嘛还要飞着来...”猪八戒看着马背上战战兢兢的师傅,在风中默默流泪。
“师傅你不要掐我了...鱼鳞都掉了......”
一条鱼飞在空中。
小师傅表示以上都是屁话。
“闭嘴!为师要是自己来,早就到了好不好!”小师傅瞪起眼,“为师带着你们来是给你们长长见识!”
天蓬元帅和卷帘大将翻了个白眼。

与此同时,孙悟空正漫步山中。
正悠然自得,忽见前方一道欣长的影子。
“孙大圣,可是许久未见。”
嘿,孙悟空咧起嘴,还真是许久不见。

“师傅,下来吧......”
白龙马快被你勒死了。这句话八戒没说出口,却看见恢复人身的沙僧摸了摸脖子。
哎。
“悟空在哪呢?”小师傅抖了抖,探头探脑的问到。
“师傅这么想他干嘛?花果山可大着呢,至少得找一段时间。”
小师傅佯装没听到第一句话,耳朵却红了起来。
猪八戒再次叹气,觉得自己像个嫁女儿的老妈子。

罪过罪过。

“唐玄奘?”
“...江流儿转世。”
“哦...”混沌一顿,“那你这么多年随他取经,为何今日回来?”
“师傅...不是江流儿。”
孙悟空皱着眉,欲言又止。
混沌垂下眼睛,笑笑。
“这普天之下,又有谁会一直不变?你认为他不像从前,不过是你对那个孩子执念太深,无法理解现在这个出家人而已。”
孙悟空默然。
“原来那个样子,多好...”
“凡人的一生短暂,时移世易,他们亦会变化。”混沌信步走到孙悟空面前,捧起他的脸,“不过,那个小师傅,大抵是个本心极善的人,才让你如此在意。”
“我没有在意他,我只是......”
“嘘......”

“八戒,谁在唱曲?”
烈日当空,汗涔涔的小师傅听到昆曲咿咿呀呀的声音婉转传来。
猪八戒捧着两个桃子,细细聆听后答到:“是那混沌妖王。”
唐僧冷不丁吓了一跳,咳了两声。
“妖怪还会唱曲啊......”
“那是师傅有所不知,古语有云,这混沌虽无目无耳,但精通诗书礼乐。”
小师傅想了想,打了个寒颤。
无目无耳啊...
“不过,大师兄应该也在那。”八戒一扔桃核,拍拍白龙马。“走了小白马,加油我看好你。”
然后天蓬元帅被一匹马鄙视了。
呀,八戒想,世风日下,人(马)心不古啊。

一路走,猪八戒一路被嫌弃。
“还是沙师弟好......”八戒叹息,“...哎哎哎?沙师弟?”
猪八戒懵逼。
太阳一寸寸西斜。
花果山多年无主,群妖集聚。
沙师弟中毒在身,危险重重。
小师傅无人护身,更不安全。
选谁?

“二师兄,你去找人,我来保护师傅。”
谁?
声音从脑海中传来。

TBC.

【孙唐】荒年° chapter.1

——西游+大圣归来,主孙唐,副大圣×混沌(不喜勿喷),HE
——小然酱ran° 一个月更作者
——修改版

chapter.1
盛夏蝉鸣褪去,晚风吹来远处歌谣。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皇宫富丽堂皇,但在曾经齐天大圣的火眼金睛看来,不过只是一座笼罩着妖气的房屋。
但是,这也并不失为一个时机。
所以在那个幻化出人身的九头雕带他们进宫时,他并没有异议。
虽然那段挑逗一般的舞蹈只是一时兴起,但在他的师父又一次上手打骂时,他终于生了气。
“你终于知道像狗一样跪在你面前是什么样的滋味了?”
他高高在上,俯视满面怒容的师父。
渺小的人类。
话语冰冷,字字诛心。
他一直都是那个桀骜的齐天大圣。

“是师傅错了!”
身后传来双膝落地的声音。
他面无表情的离去。
虚伪。

他架起筋斗云,脚步却一顿。
去哪?
花果山中,怕是再无他的子孙。
数百年前闯地府之所以能如此简单,那是因为冥界掌管生死薄的两个无常阴帅谢必安和范无救正经历凡劫,他们归来后,生死簿上的名字就已补齐。
然后在命定之时,一个个离去。
他摇头,纵云飞向花果山。
至少山中,还有个生死薄上无名的故人。

身后的唐玄奘默默起身,对着余下两个徒弟道:“悟空他...”他顿住。
“大师兄是回到了花果山吧...”猪八戒看着他们的师父,无奈叹息。
江流儿啊......

“喂,”沙僧凑过他巨大的鱼怪头,问八戒,“花果山不是被妖王占了,大师兄这是去干什么?”
“这就是你不懂了,”猪八戒一挑眉,道,“混沌那只大虫子,和大师兄可有一腿。”
“哈?”
猪八戒督了一眼唐僧,见他没反应,放心说,“想当年黑白无常历凡劫,滞留鬼大闹地府,三界混乱,金蝉子转世江流儿误入五行山,破了压大师兄百年的符咒。”
“江流儿...就是......”沙悟净欲言又止。
“...对,”猪八戒清清嗓子,继续说道:“你我都知道,混沌是上古妖兽,我本以为他是想幻化人身,谁知道他...”
“那和大师兄有什么关系?”
“唉,你别插嘴。”
八戒又督了他师父一眼,又说:“大师兄罪罚未满,如来又命他护着江流儿,就算道行被封也要一路斩妖除魔,小妖还好,可这不就遇上妖王了?”
“哦...知道了,江流儿命本该绝,但是大师兄怎么和妖王扯上了...”
“他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睡醒便可走天涯,江流儿轮回后,大师兄就阴差阳错触怒如来,和招引天罚的混沌一同被关押,日久生情喽。”
“天罚?”
“我记得...是混沌屠村,借童男童女之精华增长道行,后来大师兄被派来随金蝉子西行,混沌不知所踪,后来才知道他在花果山。”
八戒又看了一眼唐僧,神色晦暗。

“喂!”
“唉唉唉师父什么事!”
“我要去花果山。”
猪八戒手中的粉扑掉落在地,一旁的大鱼打了个喷嚏。

TBC.